查看: 348|回复: 1

[小说美文] 绿鬓风乱(天下贰草金同人,二模式正阳X六祸设定,4w8开往幼儿园,已完结)

[复制链接]

496

活跃

1184

人气

0

军饷

凤栖于梧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598
发表于 2021-2-11 02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登录论坛,更多趣闻美图好福利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天下贰同人,CP草金,二模式正阳X六祸设定,4w8开往幼儿园,已完结

简而言之就是可以放心上,但车速较快不建议跳车=w=

=============

绿鬓风乱







因着金坎子畏寒又不耐热,早几年天草便在江心孤屿建了一幢二层吊脚小楼用以避暑,如今盛夏已过,时近入秋,天渐渐凉爽下来了,前些时日两人便又搬回了原址。

虽是提前收拾过,但这一来一去的,物事难免不凑手,故而这两日闲暇时,天草便总忙里忙外地收拾东西。

反倒是金坎子,被惯得十指不沾阳春水。自午后用了饭食,便在后院一径躲懒。



待天草将行李收拾完去寻他时,金道长正窝在逍遥椅中,手中执了卷话本。说是看书,却半日不见他翻页,待细看,才发现这小妖道已然眼神迷离昏昏欲睡,手中书要掉不掉。

这些年都隐居在野,从前那一套六祸软甲已许久未上身了。他今日仅着一件天青色衫子,宽袍广袖,微风中袍袖轻展,甚是飘逸儒雅。腰腿下搭着一条浅碧色的薄毯,在幽深竹林间,更是显得整个人都素得紧。

唯只眉心一点,仍是旧年艳烈入骨的红。



天草缓步走近,伸手搭上逍遥椅轻轻用力,那摇椅便悠悠摆动起来。

“……唔?”金坎子对他毫不设防,加之午后困倦得厉害,竟是丝毫未发现他已近身。摇椅一晃,他被惊扰了,便轻轻哼了一声。“……几时了?”

天草听他声音中都带着软糯的困意,心下更软,低声笑道:“未时过半了。我好几日忙着,你倒闲得犯困,真真是个没良心的小妖道。”

金坎子再闲适,也是天草素日里宠惯出来的,闻言没好气瞥了他一眼,又掩唇打了个小小的哈欠。“你可都忙完了?”

天草看他眼含水雾的模样,心头一热,欠身往那逍遥椅上坐下,“可算是都收拾齐整了,可累坏了夫君我。你让让,教我歇上一回儿。”

金道长正躺得骨肉酥软,不是很想让他,但他这几日确实忙里忙外,却也有些心疼,便依言坐起了身。

熟料他正要站起,腰上却被搂住,只一个停顿间,那具火热身子便挤了过来。

天草一手搂他往怀里带,身子躺下了,还不忘将人也带着一并躺下,“我只教你腾些地儿与我,又不是叫你起来。”说罢又调整了几下,搂着人在逍遥椅上摇摇晃晃地纳起凉来。



这逍遥椅是天草用竹木与藤萝自己打的,原是为着金道长夏日里纳凉,尤其是盛夏那几日,这小妖道夜夜里都睡不稳妥,叫人瞧着心疼得紧。故而打了这张椅子,椅面特意打宽了些,到时装上纱帐,便可当做床榻来睡。

但纵是再宽的椅背,也经不得两个成年男子一道躺着。

空间登时便显得窄小起来,金坎子只觉他浑身上下都热得紧,下意识地拧了拧腰,又被他一把按住。

“好道长,你再乱动,这椅子可要翻啦。”天草半侧身躺着,一手已扣住了怀中人的肩,另一手便搭在他腰上,将人紧扣在怀中,低头便去亲他微微蹙起的眉心。

金坎子方得了些凉意,被他这一搂一抱,浑身又燥热起来,便不高兴地要躲,“你靠这般近作甚。热得很。”

“古语道:心静自然凉。我的好道长,你这是心不静啊。”天草却觉这小妖道浑身冰肌玉骨,便是抱着都凉爽得紧,只是瞧他面色不快,这才收敛了些许,不曾再靠过去。“好道长,你方才看得什么书?怎还看到困倦了?”

金坎子挣了两下,侧躺又被搂着肩头和后腰,逍遥椅中又挤得紧,实在不方便动作。天草虽不曾怎么用力,看模样却也不想放开,他挣了两回没挣开,便也罢了。

此时一阵风吹过,带来了些许凉意,他微微眯上眼,有些不甘不愿地接受了此时的姿势。

书卷随着方才的一番动作,早掉落在椅中,他往下寻摸了片刻,将书拿出,“你自个儿看便是了。”

天草手正搂着他,不方便动,只余光瞥过,却有些怔忡,“《玄华名剑录》?你怎看起这书来了?”

“放得近,随手便拿了。”金坎子原是想随意寻些话本打发辰光,拿到这书也是凑巧。



自打天草在八大门派追杀下轰轰烈烈将他救下后,基本便已宣告叛出弈剑听雨阁,身边除了一身行头和那把神光湛湛的天逸,极少再留存着旧日之物。便是这本书,也是托了这回来回折腾的福,才得以重见天日。

薄薄一本册子,见证了弈剑听雨阁从建派伊始到如今,五百多年时光以来发生的点点滴滴,具在名剑录中成为历史与传说。

这也是当时,天草一直都舍不得将至舍弃的原因。

他一向是洒脱的,难得见他面上流露出似怀念又似惆怅的神情,金坎子一时有些不知所措,咬咬唇道:“我去收起来罢。”

“倒也不必。”天草回神,笑着将他又搂到怀中,“只是许久未曾看过了,原本还记得清清楚楚的故事,如今想来竟也有些模糊了。”

金坎子与他相处日久,知他心性甚深,见他无碍,心中便也松了口气。“那你可要再读上一回?”

天草瞧瞧书册,又瞧瞧怀中的美貌道长,凑过去调笑道:“如今我要抱着你,哪里有手再去拿书?好道长,你念来给我听可好?”

金坎子自与他相识,至今已过数年,平日里甚么都经历过了,哪里不知这人又在调笑自己。但他一来也惯了,二来难得见人心绪不佳,心下早已迁就几分。念书却也不是甚么困难事,他抿了抿薄唇,还是打开了书卷。

“夫剑之由出已久已。自我派创立殷始,历代侠士,莫不铸之,但以小事记注者,不甚详录……”

开卷即是前言,修书者为十三代弟子尘通,目前除元猿大师之外,天虞岛弈剑听雨阁中辈分最高之人。主要阐明了集诸前代遗著锦集,编撰此书的用意。

望弈剑听雨阁剑意云心永存不疏。



天草嘴角仍含着轻笑,眼中却难免透出些许怀念来。

他看着怀中轻声念着书的妖道,忍不住将人又搂紧了些。

剑意云心已成过往,如今的天草,只想护住怀中这一方天地。



“王剑卷·轩辕剑。轩辕者,圣王之剑也。观其纹,一面刻日月星辰之图、农耕畜养之术,一面刻山川草木之貌、四海一统之策。其为……”金坎子还在念这卷书,他方才还有些困意,这会儿方被闹过,已精神了许多,只嗓音还带着点倦意的沙哑,听着格外柔软搔人。

他本是爱剑之人,方才是当真困乏得紧,因此看不得几句便要阖上眼了,这会儿不困了,便越看越有意思。

“王剑卷·黑玄剑。唔……师父的剑?”金坎子读了几页,转眼便翻至黑玄剑这一片,登时愈发精神了,“其为十四代弟子靖玄所铸。靖玄自幼体弱多病……后病入膏肓,偶遇太虚门人玉玑子……后玉玑子携此剑,叱咤大荒,挫败高手无数……实为天下玄王也……”他念着念着,忽而笑起,“我还道你们名门正派定是不屑于我等,没想到竟还能留下这一段记载。观其文字,倒还是褒义居多了。”

天草透过书卷,仅能看到他含笑的眉眼,因他师父而升起的一丝得意与欢快,看着愈发教人心痒得紧。

“《玄华名剑录》只记录我派名剑,尘通前辈持身端正,著书只为继往开来,不为个人好恶或天下传闻所局限,态度上自然更平和些。”天草如今虽已不再与弈剑听雨阁往来,但言谈之间,仍是下意识地将自己仍当做是弈剑弟子。“你接着往下看,或许还会有你认识的佩剑。”

金坎子闻言翻书,“邪剑卷·上邪剑。这个我知晓,五王子武观佩剑,我不喜这人,不看也罢。”说罢,转眼便翻去了好几页。



金坎子在江湖上的传闻便是心狠手辣,饶是相处久了,平素里瞧着也是冷冷淡淡。便是天草日日夜夜缠得紧,也难得见如此任性模样。

可见他是当真不喜这五王子。

天草本就甚么都依他的,他若不喜,不看便是,况且这书卷又不是什么紧要事。

最紧要的……自然还是怀中这小道长。



============

后面没了,我想不出发到哪里=-=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2557

活跃

1179

人气

0

军饷

从者云集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积分
1589
发表于 2021-2-11 21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的师祖大大~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