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252|回复: 3

盖个楼怀念一下

[复制链接]

124

活跃

1403

人气

0

军饷

一飞冲天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99
发表于 2021-3-8 23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登录论坛,更多趣闻美图好福利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合上眼,等那一片蔓珠莎华火红火红的影子在我眼底渐渐褪去以后,我才发现,我竟然……带着完完整整的,前世的记忆……转世。

  都说黄泉两侧,三途彼岸,开满了火一样炽烈的红花,绵绵延延,直到天边。若是有转生的魂魄,当从这花丛中一步一步,将记忆全数踏碎,方可重新张开人间的眼睛。
  可是,为什么……我明明听见记忆碎裂的声音,却依然记得,当年所有的细节……
  ——犹记当年,太古铜门重开,那无数在铜门后生生将大荒在眼睛里瞪出血水的妖魔,号叫着冲进早已忘记了战争的土地。一时之间,血火纷飞,百姓的号哭上达天听,怨气结成噬人的浓浓瘴气,带着恶毒的诅咒在猩红的天空下盘旋。
  那时的你我,正意气飞扬,我手握三卷天书执掌仙居,脚踏云气杖旋水火,一颦一笑不带丝毫人间烟火。

  你温文儒雅为太虚之首,神兽在侧长剑在手,谈笑之间尽是云淡风清。

  于是王榭堂前,你我相遇。
  今太古铜门重开,妖魔横行,生灵涂炭。朕,心有不忍,欲遣二位卿家前去御敌。然太平盛世久已,太虚,云麓两派安逸久已,故令二位卿家于王座前,各逞所能,一较高低。胜者,当拜为国师,为天下敬。并领护国元帅职,统领六军,挥师向北,振我大荒天威,救百姓于水火!
  金口玉言,掷地有声。王上将我们推上了斗场,为天下百姓,为涂炭生灵。
  你引剑诀,御仙鹤,脚踏八卦五行,手绘古老符咒,准备停当向我微笑颔首:“在下忝为太虚观首座,却学艺不精,实在惭愧得很。今日一战,还望仙子手下留情,为天下苍生,留在下一丝残喘,日后讨伐幽都,也可多一份力。”
  我回手轻握法杖,繁复古老的花纹在我掌心细细摩挲,温润如玉。心底里,没来由的疲惫——何时我仙宫门人,竟然也要在这纷繁乱世,争一分名利?
  不得不战,不能不战!不为我,为云麓仙居。今日若我退却一步,只怕他日这大荒之上,就再无我云麓弟子立足之地!
  皓腕轻挥,天火呼啸而来,化成火球在我身侧飞舞旋绕,热浪灼人。垂下睫毛,将吟唱过千百遍的音节再一次从口唇中轻轻唱响,有云气聚集如絮,缠裹住我足尖,将我轻轻托起。
  抬起头,我浅笑:“倒是要请阁下手下留情才是。
  四目相对,我见他眼中惊艳一闪即逝。自己却也心口微窒,早听说太虚观掌门人是个不世出的奇才,人品剑法惊才绝艳,却……却没人说过,他竟是如此的……好看。
  难怪我云麓门下女弟子在提起他的时候,大半晕红了双颊。
  “二位卿家?”皇上不耐的出声催促。
  “是。”我俩齐齐应道,然后才醒悟,自己竟怔忡了许久。
  面颊微热,想是已然飘过一抹晕红。我引杖向前:“得罪了。”
  火鸟清越的鸣叫瞬间就响彻天际,风七雷的浓云在天空中迅速聚集成毁天灭地的气势,三卷天书金色的字符在虚空中一排排闪现,风雷水火将这堂前方寸之地生生幻化成生人莫入的绝境!
  我听见皇上拊掌大笑:“好,好,早听说云麓仙居三卷天书不同凡响,今日一见,果然声势惊人。各位卿家,你们说是也不是?”
他在无数闪电中身法轻灵,卷起道道罡风直取我面门,身前巨大仙鹤每一次扇动翅羽都飞沙走石。
  擦肩而过的瞬间,我见他儒雅面容尽是无奈。
  “我们究竟在干什么。”我听见他轻轻叹息。
  心中一丝苦涩泛上,百姓尚在死生边缘挣扎,而我们,却被迫在这里争斗。顶着个为了拯救苍生的名字,实际上,却是给那高台之上拊掌大笑的人搏命演出。
  然而,我们,退无可退。
  ……
  日色西斜,我鬓发散乱,凌乱发丝在颊侧浸着津津的汗水。他道髻半颓,雪色长发在风中猎猎成旗,衣袍狼狈。
  再一次掠过彼此时,他苦笑:“我们,还要打多久?”
  我默然,无奈,回身尽力挥出火鸟。
  你我,都是他人手中牵线的傀儡,身不由己。太虚和云麓的名字,逼得我们无路,可退。
  透过火鸟红艳的羽毛,我看见他脸上竟有一抹狡黠的笑。
  太虚观掌门人慢了半拍侧身,被火鸟直直撞上肩侧,闷哼一声跪倒在地,那火鸟余势未尽,竟连他身后硕大仙鹤也一举打散!王上和那些趋炎附势的臣子们齐齐起身喝彩。
  我们伏在阶下听赏,汗水在石板上浸成淡淡水渍。
  他轻笑:“喂,你魔力都耗尽了,怎么下手还那么狠?我仙鹤都被你打散了。”
  “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仙鹤是你自己掐诀收回去的,真当我是傻的?”我瞪回去,自己收了仙鹤,偏要来说是我打散的,当真岂有此理。
  “……故,封云麓仙居掌门为国师,领元帅职,即日起,统领六军,挥师北上,不得有误!太虚观为国教,从旁辅佐,一并北伐,钦此。”
  我们山呼**,谢恩而出。
  然后就是纷飞的战火,苦难的百姓。
  一路走去,跨过无数生死,我和他,逐渐密不可分。
  在桃李花林,我们协力建起小小的庭院,张灯结彩。是的,云麓太虚两派掌门人,即将联姻。
  建好传送神石,第一个传过来的,竟然是我云麓门下一个重伤濒死的弟子,她一跤跌在神石下,扯住我裙摆,流血的双眼已经没办法再映出任何东西,她说,掌门,快逃,太虚……要害你,他们,召出了邪影……
  她最后咳出的鲜血,在我裙摆上开成绝命的花,旁边,他如遭雷击,惨白着脸色瞬间消失在神石畔。
  晨昏几度,我木然看着满院红彩,怔怔如石雕木刻。
  他回来,伤痕累累,惨然一笑:“是我那师弟,我……百口莫辩,唯有一死,以谢天下。”

  我木然回眸看他,他凑上来在我唇上一吻,退开。
“我有责任,那是我的师弟,是我太虚门人,”有泪水自他眼中滑落,“如果有来生,惟愿你能彻底忘记你我曾经相爱,太虚云麓,已成死仇,我不要你因为爱着一个太虚,而被整个云麓放逐。”
眼眶刺痛,却流不出泪水,再眨,我在他眼睛里看见自己双眸之中蜿蜒而下一丝血红……
  “别哭,”他轻抚我面颊,手指染上我血色,“我死后,尽量,忘了我。”
  他曾经为我舞剑无数次,这一次,却用剑刃切开了自己颈项,至死,他的双眼,都直望着我容颜。
  “我……舍不得……你……”长剑落地,他逐渐涣散的瞳孔里,将我的影像深深镌刻。
  良久,我“嗵”一声跪在他身前。不似人类的嘶吼从我口中发出,直到,有血水从被嘶喊扯破的喉咙里溢出。
  你好自私,我抓起他冰冷的手,你知不知道,忘掉一个人,要用一辈子!一辈子,你要我怎么活?
  回头看向堂屋里,平平铺展开的两套吉服,红艳艳耀人眼,那是春暖花开,定做时候,裁缝笑嘻嘻对我说,穿了它大婚,一辈子都会活在春暖花开的季节,会白头偕老,会一生幸福。
  可是,可是我还没有穿了它跟你拜堂,你怎么就能在我面前冰冷如斯!
   拾起他的长剑送进心口,你休想丢下我一个人逃走。
  可是我没想到,那一剑刺下之后,等待我的不是勾魂使者,而是无穷无尽的黑暗……没有星月,没有……他……

  再转生,天地空渺,只有我一个人,他已经不知转世在哪个时空。我咬着牙在那一片开的如火如焚的花丛里踏碎了前生过往,求的,无非是能够不心痛的活下去。
  可是……怎么会,我绝望的跪倒,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忘记。红烛蜡彩,喜幛高结,他儒雅颜容仿佛就在眼前。今生……我该如何活下去……
  绝望之下,我躲进燕丘边陲的冰天雪地,换一身素白衣裳与世隔绝。

  既然这滚滚红尘里,我已难再见你身影,那我宁可,一生一世,终老在这冰天雪地,就算相思成灰又如何?我终究,还是忘不了你。
  寒风凛冽,在这不知名的地方,天地皆素,我火红火红的发丝,竟然是这冰天雪地中,唯一的点缀。偶尔,会有从山顶跌落的路人,告诉我外边的事情。
  原来,离我们死后,已经过了千百年。太虚和云麓弟子在我们双双死去之后,终于反目成仇。但是,再深的仇恨,也敌不过时光磨砺,到了现在,已经什么都淡了。
  我问他们,可曾见过一个长身玉立,儒雅俊逸的太虚观弟子?嘴角边常常噙着笑的,温文尔雅带一只仙鹤。他们都神色茫然的摇头,大荒之中,太虚门人何止千万,连太虚门下恐怕都没人敢说自己认识所有的同门。
  这边远之地没有四季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零落着雪花,渐渐的,我死了心。再遇到不当心跌落的路人,只是条件反射样的随口问一句,治好了伤就送他出去。日复一日,从不曾间断的冰雪竟然把我的头发都染成了雪色。
  挽一缕发丝,苦笑。当年他的头发,也是洁白如雪,惹得自己总是取笑他少年白头,却不曾想过,自己竟然也有红颜白发的一天。
  这一天,一个小小的云麓哎呀一声从山上跌下,哎哟哎哟半天没起来,像是闪了腰。叹口气去扶她,喂了点热汤推拿了一番,渐渐活动开了,小女孩的脸上也有了笑意。
  “姐姐,你怎么自己在这里啊?”
  “嗯。”许久不见人,我总以为自己已经丧失了说话的能力。
  “姐姐,你跟我出去玩吧,外边可好玩呢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姐姐,我跟你说个笑话吧。”
  小丫头出奇的聒噪,热汤都堵不住她的嘴,没奈何,只得听着她叽里呱啦满天满地的胡扯。
  “……姐姐,你知道吗,丹坪寨那边有个老蛤蟆,竟然会说人话哦!呵呵,那蛤蟆可好玩呢,抱着一套锦缎的吉服,说是有缘者得。”
  说到这里,小丫头叹了口气,怏怏的说:
  “那衣服,可好看呢,我跟它要,它说什么都不给我。说那套衣服不是我的,我不是那衣服的有缘人。”
  “哦。”我淡淡应。吉服……不期然又想起那套无缘的春暖花开,怕是已经成了腐灰。
  “姐姐,”小丫头拉住我手摇晃,“你说,究竟是什么人,才穿得那套春暖花开啊?”
  “当啷”声响,我手中瓷碗落了地,碎成片片白瓷。
  “啊,姐姐,你没事吧,烫着没?划着手没?”小丫头咋咋呼呼扯起我手细看。
  “我……跟你出去。”
  踏出我自设的心牢,白发微扬,再回首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当年我万念俱灰,将自己困锁在这冰天雪地,一任发丝褪尽了火焚样的红彩。那是我踏过蔓珠莎华时,沾染上的泪水,蔓珠莎华的泪水,红的像它的花瓣,染上了,几乎可以焚烧过一个人的一生,没想到,却被这里的冰雪,洗尽了颜色。
  招出自己的灵猫,又被强迫换上一身梅林月影,我跟着小丫头一路跑出燕丘,她答应带我去找那只抱着春暖花开的老蛤蟆。
当眼前逐渐蔓延开冰雪的时候,我差点以为我们走错了路又转回了燕丘,但马上就发现,这里不是燕丘那冰冷的雪原,燕丘没有这么多的人。跑着跑着,面前就只剩了绵延的路,冰白的路面刺的人眼睛隐隐的疼。
  “到了,姐姐,你看它后边就是春暖花开。”小丫头气喘喘站定,“姐姐,我朋友喊我呢,我先走了啊。”
  我全副心神都被那件红衣摄去,流云锦缎,黄金掐边,上边细细描一百二十六色层层叠叠光华焰染,腰间金黄流苏在寒风中细碎飞扬,配一件金丝绞缠错花镂空的发饰端端正正在我眼前——竟然……真的是……春暖花开。
  “看够了?”老蛤蟆静静伏在树下,收了那衣裳。
  “……”
  我直直盯着它:“那是我的衣服。”
  “我知道,”它点头,“当年,我只不过是你们院子池塘里一只小小的蝌蚪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饮了你们流进池塘的血,自然就要收好了你们的衣服,”老蛤蟆笑笑,“就当是报恩。”
  “报恩?”
  “是啊,如果不是饮下了当年最为惊才绝艳的两位掌门人的鲜血,得了他们身上的云华之气和仙灵之气,我一只蛤蟆,又如何能活过了千百年,以至于,竟能口吐人言呢?”老蛤蟆依旧慢悠悠笑,“所以,等我离开那里的时候,就帮你们收起了这套吉服,想着有朝一日,能再见春暖花开。”
  老蛤蟆眯着眼睛笑笑:“不是春暖花开这衣服,而是……”
  它笑一笑,把叠好的吉服递在我手上,没有再说下去。
  我捧着吉服,冰凉的锦缎细腻柔滑,它……费心了。
  擦去不知何时落下的泪水,我对着它盈盈一拜。感念你为我们把它收藏了千百年,受我一拜,已然当之无愧。
  轻轻抖开吉服,华彩灼灼,一如当年。
  “大荒已经变了许多,老百姓却是一样的苦难。仙子,你不妨四处走走。”老蛤蟆看我穿上春暖花开,遥望着没有尽头的雪原,悠悠说,“虽然救不得众生,但,能救一个,就是活了一条人命。”
  放下折好的梅林月影,我重新招出灵猫。是的,也许我救不了天下所有苦难的百姓,但是,能救一个,就是一条活着的人命。
  我的身影重又在大荒的土地上飞驰,着一身红艳艳的春暖花开。

  没人知道我就是千百年前手执三卷天书引领云麓一门的掌门人,他们只知道,那一套春暖花开,终于有了主人。
  走九黎,过巴蜀,经中原,踏雷泽,唯有江南,我迟迟不敢踏足……那里,有一片云焚样的树林,终年桃李芳菲,在桃花深处,就是我当年小小的庭院。
不敢去,不忍去,怕看见断壁残垣,更怕看见景色依旧人不在。
  哪一个,都是摧心的痛。
  我用冰冷的冬雪,将自己层层冻结,又怎么敢去面对心底里,永远不能愈合的伤。我怕我看见,那小小一池浅水边,依旧刻着他当年淡淡的血色,更怕那里,已经,什么都没有。
  可是,该来的,终究躲不过。师门令我去江南送信。我已不是当年权倾天下的国师掌门,更何况,我根本没有推托的理由。
  迟疑着,踏进江南,满目苍凉。
  ……映日荷塘……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
  黄沙漫卷,打在脸上,生疼。我看看信笺,送到流云渡……好远……
  一路飞奔到流云渡,灵猫和我都满身尘灰,脏兮兮把信笺交给了慕容织云,她看信之前却先掩口一笑:
  “姑娘,流云渡四季如春,海水更是清澈见底,温暖宜人。你……不去海边戏水一番?”
  我脸颊微红,低着头要了回执就带着灵猫忙忙的跑去海边,灵猫雪白的毛皮都带上了深深浅浅的印子,我自己,想来也好不到哪去。
  海水洗过,灵猫站在沙滩上抖落一身的水气,神清气爽。我挽住湿发拿起晾干的春暖花开穿上,这衣服洗净了尘灰依旧红的烈烈灼人。
  出了流云渡,我鬼使神差的踏上通往桃李花林的小路,醒过神,我已经站在当年的院落门口。

  迟迟疑疑伸手,木门“吱呀”一声,缓缓被我推开,还好还好,没有腐朽成触手成灰的地步。
  小心翼翼踏进院落,一池浅水映入眼帘,我涩涩笑,千百年过去了,这里的水,依旧像当年一样清……可是……那个人……又在哪儿……
  衣袂声响,我忙忙擦去颊边泪水抬起头,怎么没想到这里会有人,一时尴尬,一时恼怒,却全在看清了那人之后抛进了九霄云外。
  浅水边,桃花树下……那因我而被惊动,缓缓转身过来的太虚弟子,长身玉立,眉目温和,温柔儒雅一如当年,身上……一套春暖花开熠熠夺人眼目,巨大的仙鹤在一边轻轻扑着翅膀……

  “你回来了?”他笑。
  我掩住啜泣,泪眼朦胧,那一瞬间,我听见,千年前那裁缝带笑的声音——穿上这春暖花开,必定会一生幸福,白头偕老。
  “是,我回来了。”
——我等了你,何止千百年
直到我的世界,都结满冰霜
而如今,终于冰融雪消,春暖花开——


124

活跃

1403

人气

0

军饷

一飞冲天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99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3-8 23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

还能用不
、/

503

活跃

883

人气

0

军饷

茅塞顿开

Rank: 5Rank: 5

积分
253
发表于 2021-3-11 16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多字啊,没看完,,,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